/*nav*/

散文网 爱情散文 正文

高一关于青春暗恋的作文散文

散文网 发表于 2020-10-21 爱情散文 95 ℃ 0

青春,是一首暗恋的诗

高一那年,我偷偷地喜欢一个高年级学长。那时候,每天最开心的事情,是在人群中搜索他的身影。从来不担心哪天见不到他,因为优秀如他,活跃在校园的各大公众场合。早晨,他是庄严的升旗手;傍晚,广播里有他的声音;全校师生大会上,他从容地站在讲台上发言;甚至联欢会上,他还会有个单独的小提琴演奏。那是一段甜蜜又苦涩的暗恋时光,我独自咀嚼,独自黯然神伤。即便内心喜欢得要命,却从未想过有一天要和他表白。原来当你真正喜欢一个人,便会担心自己的唐突与冒昧,会给对方带来困扰。所以只要能够站在人群中,远远看着舞台上散发着耀眼光芒的他,就已经很知足。多年后回老房子整理旧物,我无意中在一本高中课本里,翻出一张有些泛黄的老照片。

高一关于青春暗恋的作文散文

回忆,便在那个瞬间纷至沓来。镜头一下子拉回学长毕业那年,整个校园在我眼里仿佛都弥漫着离别的忧伤。一想到从此再也没办法随时见到他,我一下子陷入一种难过的情绪里无法自拔。于是,我在书包里装了一个傻瓜机,这样只要看到他,就能随时拍下他的样子。无数次假装路过他的身边,然后趁他不注意,偷偷去拍他的背影。有一次,当我手里拿着相机在操场闲逛的时候,突然被一个同学叫住,请我帮忙给他们拍张集体照。我一下子紧张得说不出话来,连忙点头说,好。因为我在人群中,看到正和别人埋头说话的学长。按下快门前,我假装调整焦距,让取景框里满满都是学长的脸,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他。此刻,他正和身边的人说笑,阳光穿过香樟树叶打在他的脸上,美好得让我差点想要流泪。

找我拍照的同学,问我能不能把照片发给她。我含糊地说了声“好”,留下QQ,便做贼心虚地逃离。回到家,迫不及待地将内存卡放进电脑。打开之后,却有些沮丧地发现,因为当时过于激动,手抖动得厉害,十几张照片,大都很模糊。唯有一张,学长的笑容明媚得如同初春的阳光。我小心翼翼地在电脑里建了一个文件夹,将那段日子里拍到的他的背影以及这张合照放了进去。然后又不停地新建了好几个文件夹,一层层地将这些照片包裹在最里层,鬼鬼祟祟的样子,好像这是一个永远也不能被人知晓的秘密。高三那年,父母为了让我安心学习,打算没收我的电脑。没办法,只好去照相馆冲洗了这张照片,偷偷藏进书本。这是个秘密,除了我自己,再也无人知晓。学长毕业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我的暗恋,就这样无疾而终。自始至终,这场喜欢,都不过是一场独角戏。可也许,这才是暗恋最迷人的地方。那时候的我们,喜欢一个人,哪怕没有回应,也能甘之如饴。不计较,不贪婪,不声不响地在内心深处,酝酿出一坛浓香。王菲在《红豆》里唱,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有什么是永垂不朽。实际上,当我们暗恋一个人的时候,那段时光,便在心底,成就了一段永垂不朽。

暗恋,是一件青春悲恋的事

一个喜欢把蒲公英写进文字的女孩,一场泛着明丽光彩的心事。梧桐树泛黄的季节,成笺的思念,幻化成飘零的落叶点缀着清远的天空,美丽异常。暗恋,是一种没长大的喜欢,带着青涩的野草花的香味,像树梢上未成熟的青梅,被淘气的鸟啄开了口,溅得树下白衬衫的孩子满眼清汁,酸酸的。青颜是一个婉转的女孩,眼睛不大,笑起来目光澈澈的,有一弯惹人怜爱的弧线,她的笑在那一年,满眼酸涩。初中的最后一年,青颜坐在后排,小心翼翼地看着被老师点起来回答问题的小南。这是语文老师的习惯,喜欢在课堂气氛嘈杂涣散的时候提出一个苛责的问题来收敛同学们的注意力。很明显小南中招了,他刚才正在和同桌的男生笑谈着樱木花道。小南站起来不好意思的看着老师,老师慈眉善目地看着他等着答案,一副极富耐心的样子。”老师仍看着他,走近两步,“不知道也好意思说话,自以为平时语文能及格,中考也能及格?”小南听着,若无其事地仰起头,脸色却微微泛红,青颜能明显感觉到他脸上升起的温度,小南像许多的男孩子一样偏爱着理科,理科的成绩也很棒,可是文科就不怎么理想,往往也不感兴趣。

“青颜,这个简单的问题你帮他回答一下。”老师冷不防的走到她身边,她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儿才站起身,课桌上一个封面上印着樱木花道的笔记本滑到了地上落在了老师的脚下。青颜吓了一跳,赶忙俯身去捡,老师却先于她拿到了本子,老师翻看着,点点头合上了本子笑着递给了她,“笔记做得很认真!”青颜抓着本子紧张地看着老师,又看了看小南,小南也在看她,青颜回过头对着老师平静地说:“老师,我也不知道。过了好久才摆摆手说:“你们都坐下吧!”小南一直望着青颜,眼神里有几许感激,只有青颜才看得懂。青颜是这所学校毕业班的学生中语文成绩最好的。下课了,教室里开始热闹起来,青颜悬着的心也松了下来,她轻轻翻开被老师错过的笔记本扉页。清新的蓝白水印的纸页上赫然两个潇洒的墨字——雷南。青颜低着头回想起刚才的情形,惊险地笑了笑,他的字很霸气,青眼看着自己的字,皱了皱眉头,瘦小无力。她认真地模仿着小南的名字。边写边念。窗外的云很白,乡村的早春来的比较晚,空气中到处漂浮着如雪的柳絮,柔柔的,飘飘洒洒,温馨地令人心疼。

“妹子,刚才你是知道答案的吧?”小南不知何时坐在了青颜的身边,小声地说,青颜一阵惶恐,忙用笔记本盖住了写下的字。”她羞涩地躲着小南的眼睛,有些脸红了。“我知道的,妹子很在乎哥哥的!”小南坏坏地说。“谁是你妹子!”青颜依旧恬恬地笑。小南是家里的独生子,青颜有个哥哥,小南一直想让青颜叫自己哥哥,可是他这妹妹叫了大半年了,青颜就是不答应,青颜说:“我有哥哥了。不要你做哥哥了。”,小南说:“可是我没有妹妹啊!”每一次到这里青颜就不说话了,在她心里,哥哥是哥哥,小南和哥哥不一样。青颜才十六呢,如蕾的年纪,纯洁地像是三月的天空,湛蓝,干净。可是有一个身影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不经意地在这片天空中留下痕迹,轻轻浅浅的,很美丽。只是留下这痕迹的人未曾了解,一个女孩在她心里深深地埋下了他的影子,他走了,这个女孩却用自己最美的青春来记住他转身时的决绝。青颜喜欢小南坐在身边的感觉,心里很踏实,有一种惊喜萦绕在心间,擦不掉,隐不去,恬淡的在那里。

青颜从一本书上知道,这种感觉叫,暗恋。暗恋,一直以来只是一个人的寂寞。纤细而敏感的青颜深藏着她这一场甜蜜的心事,除了自己,没有人知道。记得青颜曾写过一首名叫《云栀》的诗,诗中有这样一句,“心里的那个人此刻最温暖!”,小南在无意间看到了这句诗,他问青颜,“那个人是谁?”小南的脸上藏着神秘的笑,青颜一下之间不知如是好,“写诗嘛,老师讲过,借物抒怀,不一定有实物的!”小南不相,列出了他脑海里所能想到的所有可能的人的名字。青颜捂住耳朵,摇头,却听得很仔细,没有他,小南始终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青颜楞在那里,心里很复杂,是庆幸,还是失望呢?倘若小南说出了自己的名字,青颜会怎样,这个问题多年以后青颜也没有找出她当是的答案。天空很明媚,柳树启动了它一个冬天的储蓄,柳絮飘飞于这个季节的每一寸空气里,落在行人的衣服上,头发上,香雪一样洁白。在这不化的飞雪中行走,青颜伸出手,握住一朵纤纤的柳絮,轻轻的,她怀着一份少女的心事把它夹在笔记本的十六页,她用尖尖细细的笔在柳絮的旁边写下,“那个人是你”。

青颜上高中了,她和小南在同一所学校,高中远比初中的生活紧凑,小南选择了理科班,青颜学了文科。每一次擦肩而过,他们相视泯然一笑,他不再叫她妹子,她不再羞怯地低着头脸红,在各自的生命里,他们曾相识相伴过,这美好的感情在青春的磨盘下碾磨成粉,微风一过,无影无踪,仿佛从未发生过一般。这一年的三月,新的校园里柳絮纷飞,青颜站在柳絮中,小南从她的身前走过,像当年一样的笑,只是他的身边多了另一个女孩,只是他没有回头。青颜迷失在那里,三月的风有点凉,吹得她的眼酸酸涩涩的。从此,青颜喜欢上了蒲公英,因为蒲公英的故事里没有他,蒲公英的每一次飞行都带着一颗心只要有一杯土它就能生长,继续着昨天的生命,会铭记。柳絮纷飞,不化的雪,因为不曾消失,所以不曾记住。暗恋,是一场青春悲凉的事,女孩永远深藏着,这是她年华走过的痕迹,青春秀涩,悲伤地,快乐的,在生命的画布上都异常美丽。

爱情文章-一场关于暗恋

再遇见他时,多久没下过雪的城市飘起了雪花,他裹着大红色的围巾映着皑皑的白雪上,显得格外的醒目,他转过头对着她笑时,夏天正吃着冰淇淋冻得嘴巴直哆嗦,他笑的更欢了,夏天有点窘迫,一个劲哈气,假装不看他。他好像又长高了些,眉目也长开了,清秀中带着一些英气,一身休闲的装扮更显得俊朗非凡。“嗨,好久不见!”他说。是的,好久不见,上次见他时还在高中,那时的他并不显目,个子也不太高,整天沉默寡言的一声不哼,成绩也是中等徘徊,被安排坐在教室最不显眼的一个位置,而在夏天眼里,那个位置比哪里都要耀眼。后来,夏天总是有意无意的打听林凡,可是他们对林凡的事知道的少之又少。夏天开始一个劲跟林凡靠近乎,从他书桌面前走过时有意将他书桌上的书撞到地上去,跟同桌打闹一个远抛线将粉笔头丢到林凡的桌子上,林凡总是默不作声,继续在书本上涂涂画画,好像这一切都跟他无关。在冬季还没有来临,还能抓住秋天的尾巴的时候,夏天是个怕冷的家伙,早已经将围巾戴起,以至于被同学笑了很久,夏天却暗暗快乐,这样她就有林凡会多看她一眼的借口。

夏天坚信失败乃是成功之母,在经历多次失败之后,夏天终于歪歪扭扭的将这条大红色的围巾织好,可是,一时兴起的她终究还是少了一个将围巾送他的理由。夏天时常会失眠,而她失眠的原因常常会是因为林凡。她时常会想起他那安静而冷漠的脸庞,林凡,像是夏天的晚风,像是宁静的湖水,又像是刚下过一场大雪的大地,宁静而美好,充满着神奇的色彩。难得的体育课自习,夏天选择一个人走走,不知何时,爱闹的夏天也变得安静起来,也会开始有事没事的吟诗作对,一个人学着林凡涂涂画画,同桌摸摸夏天的脑袋,又摸摸自己脑袋喃喃着:没发烧啊。歪阳的余晖洒落的刚好,照在他的冷峻的侧脸上,夏天看的有些痴迷。“嗨!”林凡主动跟夏天打招呼,夏天有些发愣,迟迟没做回应,这好像是他和她之间第一次正式的说话吧。“嗨!”夏天快乐地都不知道自己提高了多少分贝,导致于正在画画的林凡的手一抽搐。夏天却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还乐呵呵的并肩坐在距离林凡一米的地方,女孩子还是要矜持一点。

夏天眼睛闪着光芒:“要不送我吧,我很喜爱你……的画,真的!”夏天自己都觉得说的都能把自己感动。后来那幅画林凡还是没有给夏天,说了一大堆夏天脑袋转都转不过来的道理,那是夏天第一次觉得林凡是个这么能扯的家伙。圣诞节,夏天蹑手蹑足的东张西望,在确定了教室只有林凡一个人之后,下定决心把那条早就织好的围巾送给林凡,夏天设想了多种将围巾送给林凡的情景,第一种霸气的将足架在林凡前面的椅子上,嘿,小爷给你的,收着。第二种腼腆地走过去将围巾递给林凡乘机告白,林凡,我喜爱你。第三种假借同学之间的情谊,装作无所谓的说,林凡,送你,也没什么,就是朋友嘛。不过都被夏天自己否决了,夏天被急促的足步声吓得慌了神,胳膊抡圆一个劲就将围巾朝林凡砸去,然后一溜烟跑得飞速,也没敢看林凡的表情。圣诞节的尾声,同学们都在教室欢庆节目的最后,夏天却没有这个心思,坐在台阶上托腮着脑袋。“圣诞欢乐!送你。”声音简单而洪亮,是林凡,“上次你不是说喜爱我的画嘛,还有…

下次别丢的那么准。”他笑着说道。夏天一会儿摇头一会儿点头她肯定不知道她现在的样子有多滑稽,林凡却笑得更欢了。从那以后,他们之间就在也没有任何交集,就好像那天的事就没有发生似的,高考快要来临,大家都忙着复习预备,夏天这才静下心。后来,高考结束,大家都各奔他乡,夏天从别的同学口中才打听到一点关于林凡的信息,林凡艺考有不错的成绩,如愿以偿考上了美院。关于林凡,夏天没对任何人说起过,好像这个人认识是在梦中,夏天的记忆里那个叫林凡的人好像也蒙上了一层灰,悄悄的被夏天收拾在一个不知名的角落里。“嗨!好久不见!”他说。“恩,好久不见!”她笑的犹如当年,恍如初见。这就结束了?是的,关于暗恋这件小事,多半都是自导自演的爱情,暗恋是场青春必经的考题,关于青春我有太多的解释,而关于你,我想你的名字会是比青春更难解释的名词了吧!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网 ,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地址:https://www.ylra.net/aiqingsanwen/162805.html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